域外信息文献研究

中国龙的召唤

作者: 时间:2017-05-13 点击数:

编者按:

当今“世界经济乏力,金融危机阴云不散,发展鸿沟日益突出,兵戎相见时有发生,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阴魂不散,恐怖主义、难民危机、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在此背景下, “一带一路”倡议以高度关注人类共同命运的本质特点,一经提出,就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和支持。

近日,世界各大媒体纷纷热议即将于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本栏目选取埃及、阿联酋、沙特、伊朗、土耳其、巴基斯坦、印度、韩国、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国知名媒体关于此次高峰论坛的报道予以编译,以期进一步了解 “一带一路”这条合作共赢的阳光大道在全球范围内所带来的广泛影响。(本栏目所译报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印度教徒报》5月4日

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关于阿富汗安全的一项决议。这项决议参考了一些区域发展战略,例如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BRI)。中国宣称,这一参考(在决议中可能是作为一个案例存在)反映了对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全球共识。这是中国为提高将于五月中旬由其主办的高峰论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BRF)出席率的广泛宣传活动的一部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公开宣布的目标是审查BRI的进展情况,获取参与方的观点并规划新的合作轨迹。

宏伟构想

BRI的构想来源于习近平主席2013年在中亚的两次演讲。这两次演讲概述了互连互通和发展基础设施的中国全球外联计划。“丝绸之路经济带”包括中国通过中亚、俄罗斯到欧洲的经济走廊以及西亚到巴基斯坦——中巴经济走廊(CPEC)。“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将中国东海岸通过主要海道连接至欧洲西部以及东太平洋。这两者一起组成了BRI(原名为“One Belt One Road”,最近中国人将其改名为BRI)。这个概念随后被多种辩护解释和规划思想所充实,最终赋予其习近平主席的宏伟战略构想这一地位。

中国铁路牵头“一带一路”战略计划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目标有:为中国产能过剩的制造业和建筑业寻找出路,提高其国内发展相对落后的西部地区的经济活力,同时拓宽能源供应线路的选择渠道以应对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海峡困境。中国通过海运进口的石油基本都要经过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海峡这条线路。其政治上的潜台词即为增强中国在亚洲和非洲的影响力,为其成为海洋大国的雄心提供支撑,同时发展与布雷顿森林体系相符合的金融体制。它是经济、发展、战略和地缘政治各种动机的丰富组合。它也是一个仅由一个国家设想的最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础设施项目。连通性和基础设施开发是无可非议的目标。亚洲的大部分国家缺乏开发所需的财力。然而,细节问题永远是关键。分析家强调了一系列潜在的问题:中国的产能过剩可能会改变东道国在项目选择中的发展重点;各国对政治紧张局势的考虑可能会胜过对经济利益的考虑;地方精英们可能会从新项目中转移“赃物”,从而加剧社会紧张局势;融资策略可能会导致国家陷入债务陷阱(斯里兰卡汉班托塔开发项目提供了一个生动的例子)。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对国际和国内所关心的问题的敏感程度。然而,即便最终只有一部分宏伟的BRI设计得到实施,它也可能会产生重大的政治和经济影响。

印度和“五月中旬峰会”

官方宣称,在现有的形式下,印度无法支持BRI倡议,因为它包含了CPEC(中巴经济走廊)这一项目。中巴经济走廊经过了被巴基斯坦非法占领的印度领土(吉尔吉特- 巴尔蒂斯坦)。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印度可以采取更加“务实”的方式对其进行“部分认可”:随着这个倡议在不同国家推行,印度可以与他们(还有中国)进行合作,推动有利项目的发展。

加入“一带一路”能使印度获益

从中国最近的行动来看,它现在的主要焦点并不在于通过保证世界对BRI的认可度以确保BRF的高水平国际出席率。无论它的其他目的是什么,论坛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展示国际社会对习近平主席提出的这一通过经济合作来促进和平的战略构想的认可。此次论坛就是为了让他能够把这个全球认同的氛围带到今年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中,在他下一届任期中烙上“一带一路”这一政策的烙印。

到4月21日为止,中方确认已有包括俄罗斯、土耳其、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缅甸和印度尼西亚在内的28位国家元首和政府参加此次论坛。这是一份相对消极的名单。美国,不出所料,还有德国、法国和英国的领导人将不会出席此次论坛(因为这些国家的元首为内务所困)。只有分别来自南亚、中亚和非洲的两位元首与会,而西亚方面则空白。也就不难解释中国为什么会发动全面攻势吸引更多的国家来参与论坛了。印度也是其目标之一,但印方明显还未表示出是否有参加的意愿。中国的论点是:印度会被“孤立”,如果它靠边站其实就是一种施压手段,公路、港口和铁路是公共设施,不能够基于国籍来确定这些公共设施对其开放与否。

关于取与舍的研究

印度应该询问中国是否愿意用促进印度人民高度参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中国是否愿意声明中巴经济走廊不是“一带一路”的组成部分,而是与之分离的另一个中-巴双边合作项目?

主权问题需要解决。中方外交部长宣称中巴经济走廊不会改变北京在查谟-克什米尔的立场。一位年长的中国外交官表达得更直截了当,把注意力引到1963年的中巴“边境协议(协议中巴基斯坦将喀喇昆仑走廊的领土主权移交给中国)”六号文档,在其中双方达成共识,在查谟-克什米尔问题解决之后,中国将与相关主权国家就边境问题进行重新谈判。中国会愿意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中巴经济走廊问题吗?——一旦巴基斯坦-吉尔吉特的地位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双边达成共识,中国会与相关主权国家就走廊的运输条款进行重新谈判吗?

一旦海上丝绸之路扎根,中国将在马来西亚停泊潜艇

中方声称, “一带一路”带来的互联互通将有助于加强经济合作,促进和平。那中方是否会发扬无私精神,将连接印度和阿富汗,途径巴基斯坦的走廊也纳入“一带一路”的范围?这条走廊将和中巴经济走廊相交,由此可能为中国货物输往印度和阿富汗打开新路线,同时还能促进与印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贸易互惠往来。随着中方在中巴经济走廊的投资额达到大约600亿,中巴双边合作关系的紧密和其在巴基斯坦的军事存在的加强,中国现在在说服巴基斯坦认可这一方案是目前最有利经济发展的措施(它甚至可以将中巴经济走廊转变成一项切实可行的商业项目)中处于强势地位。

印度政府可能会在互利互惠的行动方面有其他想法。简言之,中方高度重视印度是否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可能会给新德里带来获得相称的回报的机会。(邸益芳译)

《印度教徒报》(The Hindu)是印度南部非常有影响力的英文对开日报。1878年9月创刊,当时为周刊,1889 年改为晚报,1940年改为日报。其办报宗旨为 “不左倾、 不反动、不进步,但信仰自由”。该报一开始就表现出反殖民主义的倾向。在华盛顿、伦敦、东京、新加坡等地派有记者。在马德拉斯、班加罗尔、哥印拜陀、马杜赖、海得拉巴同时出版,日发行量40万份(1986)。1975年在马德拉斯出国际版,为周刊。

CpoyRight ©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西安外国语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博达软件